夜酱

我会喜欢你很久,很久



随缘写手

请问你要来点小甜饼吗

【对刀组/小甜饼】名 (一发完结)

☼私心搞一发阴阳师au,没有背景,只有故事

☼含有大量私设

☼高亮:极度OOC,酌情观看,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电影和原著

☼清水向,大概是个无差


藤原敏郎捡了一只小狐狸,在从阴阳寮回来的路上。

是一只能把一条街上至90岁的老奶奶,下到刚会跑的小女孩萌的浑身上下直冒小心心,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甚至菜市场门口买猪肉的一脸严肃的大叔看见他也忍不住笑着凑上去摸摸头。

毕竟,没有人会拒绝白乎乎,毛茸茸,还时不时眨着绿眼睛无意识歪头卖萌,被抱在怀里会下意识蹭胸口的小可爱。

 

敏郎没有给这只小狐狸起名字,因为在阴阳师看来,名字就是一种印记,更是一种束缚,一旦被打上印记,这个小家伙就要一辈子待在他身边了。所以,敏郎一直唤他小狐狸。

刚被捡回来的小狐狸还不会讲话,更不用说化为人形。敏郎笑盈盈的看着甩着脑袋,憋着一口气企图发动阵法的小家伙,蹲下来摸摸他的头,“你还小,不用着急,慢慢来吧。”

小狐狸仰起头,对着他眨眨眼,满脸都是委屈,看得敏郎内心一颤,这小家伙也太可爱了。

最后,怎么样也憋不出阵法的小狐狸趴在游廊的尽头一脸挫败,还被路过的同为狐狸的妖狐薅了一把毛,可以说是十分生气了。

敏郎看他这个样子,去过去把他抱起来温柔的顺了顺毛,“买了椿餅,要吃吗?”小狐狸把头放在敏郎肩上,快速地点了点头。

 

敏郎大多数时候都是要外出的,如果只是单纯的帮人驱邪除妖倒还可以带上他去,可是每日阴阳寮的会议总不好带上他。一是严肃场合带着这么一只小宠物不好,二是没有印记的小狐狸,八成会被其他阴阳师当成妖物封印了才安心。

敏郎总是吩咐樱花妖或者桃花妖看着这只长大了一点,整天闲不住想要到处疯玩的小狐狸,只要他不跑出宅子的结界区域,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最多疯玩时被划伤什么的,找莹草治疗一下就好。

所以,小狐狸的早上总是自己一个人,啊不,一只狐趴在后院的水池边逗鲤鱼。逗到后来烦的鲤鱼精直接甩了他一脸水,气得小狐狸对鲤鱼精摆了个鬼脸,还吐了吐舌头。小狐狸很生气,还很无聊,总之小狐狸想出去玩。

小狐狸趁那些好看的花妖小姐姐不注意溜了出去,还没来得及撒欢,就正巧被来街上除妖的阴阳师发现了。小狐狸原本不怕,甚至打算大摇大摆的从阴阳师身侧走过去。结果被一个结印吓得差点跳起来,下意识撒丫子就跑。

于是,街上就出现了一个穿着狩服的阴阳师追着一只小白狐狸的奇异景色。敏郎刚从阴阳寮出来没走几步,就被白乎乎的一个团子撞了个满怀,他被撞的往后退了几步,却还是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白团子。敏郎低头看看努力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恨不得把自己缩成球的小狐狸,抽出一只手柔柔地摸了摸小狐狸的头。

追着小狐狸的阴阳师骤然停住,面色不善的看着敏郎。敏郎一边给怀里的小狐狸顺着毛,一边面带歉意向阴阳师解释来龙去脉。小狐狸渐渐平静下来,又觉得在敏郎怀里就大胆了起来,她在敏郎怀里蹭了蹭,漏出一双漂亮的绿眼睛来去瞪那个凶凶的阴阳师。对方似乎是个明事理的人,听了敏郎的解释也不好再纠缠,却转身临走之前狠狠地瞪了小狐狸一眼,吓得小狐狸又打了个冷颤。

回到家的敏郎把小狐狸放下就转身去了书房,小狐狸看着敏郎的背影就觉得敏郎肯定不高兴了。深知自己有错的小狐狸耷拉着毛茸茸的尾巴,犹犹豫豫跑进书房,轻轻地跃上敏郎的膝盖,拿头蹭了蹭敏郎的胸口。敏郎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还是不舍得过多责备这只小狐狸,只能摸摸他的头,略带责备的说上一句,“下次别在私自出门了,这次运气好遇上我,万一下一次真的出了事怎么办。”小狐狸乖乖的点了点头,尾巴开心的甩来甩去,还差点打到来送文书的桃花妖。

自此以后,小狐狸再也不敢偷偷往外跑了。然而虽然小狐狸是被敏郎原谅了,但小狐狸还是被没收了一个星期的午后甜点。小狐狸超不开心的,但错在自己又不敢去和敏郎撒娇,只好每天午后就丧丧的趴在游廊尽头躺尸,恨不得躺成一条咸鱼。

 

小狐狸最近都不太粘着自己了呢。敏郎手里捧着书,思想早就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随着小狐狸渐渐长大,小狐狸似乎开始刻意躲着敏郎,避开敏郎的抚摸和怀抱,这让敏郎感到十分不解,难道狐狸也像那些富家的小少爷一样有叛逆期不成。敏郎想想就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轻笑着摇了摇头。

“小狐狸化人形了。”座敷童子坐在檐梁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神游中的敏郎差点扔掉手里的书。敏郎把手上的书放下,快步走出前室,不出意料的在游廊的尽头看到一个约莫10岁的小孩子。敏郎走上前去,蹲下来仔细去看自己的小狐狸。

小男孩似乎还处于突然化形的震惊里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前方。额前的头发似乎有些长了,细碎的刘海堪堪遮住眉毛。原本深绿色的漂亮眸子褪了一点色,变成浅浅的绿色,比起小狐狸时期更多了一分少年气。

敏郎一边感慨自家小狐狸的好看,一边伸出双手想要把他抱起来,没想到小狐狸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当机立断的把他的手打开,径直站起来跑回了自己的寝室。剩下敏郎独自僵硬在风中,养的小狐狸不仅不喜欢粘着自己,还开始嫌弃自己了怎么办。看着一脸被刺激到的敏郎,路过的妖狐一脸嫌弃安慰性的拍了拍自家阴阳师的肩膀,摇着扇子溜达着走开了。

 

小狐狸化成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并且渐渐长成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朝气的帅气少年,这让敏郎后院那些式神女孩子异常欢喜,时不时的就来逗逗他,宠爱程度比起小狐狸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渐渐敏郎发现,小狐狸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虽说前些日子小狐狸不喜欢粘着自己了,但至少还是会如同习惯一样,陪自己坐在游廊上度过无事可做的绵长的下午时光。自己会喝着茶读些当季的俳句给小狐狸听,心情好时会念些各式各样的和歌,偶尔也会换成宫殿里的一些趣闻故事,小狐狸就趴在自己身边,边听边吃自己买回来的各式日式甜点,听到有趣的地方还会晃晃毛茸茸的尾巴。

敏郎端着茶和甜点站在游廊下试图唤小少年过来,小少年扭过头来看敏郎和他手里的甜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被清姬拽着袖口拉走了。敏郎想了想,还是没开口喊他,只得自己坐在游廊下,看小少年和那些女孩子围在一起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讲什么。敏郎小口小口的饮着茶,胸口闷得不行,但他既不知这不适感是从何而来,也不知该如何排解,最终气郁地把手上的茶一饮而尽,转身回了书房。

 

小狐狸不是不想粘着敏郎的,相反,他比谁都渴望敏郎的怀抱。从他被捡到的那天起,他就十分喜欢这个阴阳师大人温暖的怀抱,喜欢的他手温柔的抚摸自己的头,喜欢他温声细语的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喜欢他总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眸子,喜欢他总是噙着笑的眉眼,总之,小狐狸最喜欢阴阳师了。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小少年十分不满敏郎总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看待,他渴望一个名字,渴望和敏郎签下契约,渴望成为和敏郎一起外出除妖的式神中的一员,他无比渴望他能保护这个随时都处于危险中的阴阳师。

小少年在寻找一个契机,一个可以让他把自己心里的渴望全部说出来的契机。所以他才拉着后院里的那些小姐姐,寄希望于她们能给自己提些好建议。然而,和她们讨论了好几天,也没找寻到什么合适的契机。小少年悻悻的躺在床上,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找到这个契机,然后沉沉的睡过去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个契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来了,突然到小狐狸以为他再也没有机会和敏郎诉说自己的渴望了。

 

敏郎最近的心情十分不好,于是为了排解心情顺手接了几个阴阳寮积压许久的除妖任务。临出门的时候,小少年别别扭扭地走过来拽了拽他的衣襟。敏郎本来不想带着小狐狸去的,但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心头一软就带上小狐狸一起去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不管小狐狸怎样和他卖萌,他也坚决不会带小狐狸一起去除妖的。

原本敏郎以为只是几个陈年小妖,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只带了几个年轻的式神。开始的几个任务没什么波澜的结束了,敏郎看着因为跟着自己跑来跑去而气喘吁吁的小狐狸,心想着赶快结束这最后一个任务好带小狐狸回家。

任谁也没想到,这最后一个妖魔能力大大超乎敏郎可控的范围,几个被带来式神大多都受了重伤,敏郎只好慌忙将他们收起来。就在敏郎扭头打算带着小少年先撤退时,对面的妖魔突然扔过来一个火球,小少年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呆愣在原地。敏郎慌忙蹲下身双手环抱住呆滞的小少年,自己的背上收到了重重的一击,索性刚刚加上的防护还起了点作用,才没有被打的站不起来。

这一下小狐狸彻底反应了过来,敏郎感觉到怀里的小少年在微微颤抖,他原本以为小狐狸是被吓到了,慌忙忍着痛一下一下抚着小狐狸的背,却发现小狐狸似乎抖得更加厉害了。敏郎抬头才发现小少年的眸子变成了原本的深绿色,敏郎才意识到小狐狸原来是在生气,甚至连脚下已经开始出现隐隐出现阵法。敏郎被吓了一跳,刚想开口安慰这只濒临暴走的小家伙,就听到身后的妖魔一声怪叫,化成一团烟雾消散空气里。敏郎依然维持着抱着小少年的姿势,他低下头就看到怀里的小少年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心里轻笑了一下,原来还是怕的啊,就头一歪倒在了小少年身上。

 

敏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木质的檐梁,他反应了一下才回忆起发生了什么,赶忙慌慌张张坐起身来掀开被子,一扭头发现小狐狸化成兽形蜷成一团躺在他的枕边,有月光从窗缝里透进来,落在小狐狸的身上,让这只小狐狸多了几分圣洁的好看。敏郎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连带着这颗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敏郎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耳朵,小狐狸唰的一下睁开眼,化为人形并攥住了敏郎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请赐予我名字,敏郎。”小少年目光坚定,言语间都透着笃定。敏郎盯着小少年浅绿色的眸子,把手从小少年的手里抽出来,伸手揉揉小少年软乎乎的头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赐予你名字意味着什么吗?”小少年伸手把敏郎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拿下来攥到手里,“我明白的,我比这个宅子里的任何一个式神都明白。”

敏郎似乎还想张口反驳,小少年就径直开口,“我不想再像今天一样,我希望我能成为保护你的一员,而不是永远被你保护的小孩子。”说完,小少年就松开敏郎的手,走过去打开窗户,让月光毫无阻碍的落进房间,小少年扭头含着笑对着敏郎,“恋すてふわが名はまだき立ちにけり人知れずこそ思ひそめしか。”*

敏郎的目光追着少年的身影,看着月光将少年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有些许的月色从少年的发丝间穿过来,落在少年的睫毛上。敏郎一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不安和郁结都得到了排解,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少年轻念和歌的唇齿间一下子明了了起来。敏郎站起身来,拿手扶着少年的后脑勺,把自己的额头与对方相贴,盯着少年浅绿色的眼眸说,“好。”

敏郎牵着少年的手走到书桌前,慢慢的铺开纸,小少年十分自觉的为敏郎研好墨,敏郎提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字,再推到少年的面前给他看,轻轻的唤了他一声。小少年欢喜地把纸拿起来,看看纸上的字,抬头看看敏郎含着笑的面容,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纸放下,伸出双手环抱住敏郎,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对着敏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抱着纸欢欢喜喜的回寝室去了。

 

第二天看着自家阴阳师和小少年坐在游廊上一起聊天,少年还凑过去吻了一下阴阳师的画面,后院的式神满心都是不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一副八卦的样子,只有早上去唤小少年的樱花妖笑了笑没说话。

早上,樱花妖看见少年的枕边放着一张纸,她凑上去看,纸上分明只有一个苍劲有力的字“”。

 

 

*壬生忠见的和歌:见于《小仓百人一首》第41首:

原和歌:恋すてふわが名はまだき立ちにけり人知れずこそ思ひそめしか

译作:烦恼为谁故?偏招诘问人。谁料蜚语快,风闻满世间。

又译:恋情未露人已知,本欲独自暗相思。


++++++

顶着感冒的身体终于写完了

设定是无差的,如果有小可爱觉得不妥,我删tag

下次更新内容应该是群里的脑洞,时间可能五一左右

欢迎勾搭


【对刀组/小甜饼】Alt er love (一发完结)

大概是个修东

有年龄操作,修16岁,大东22岁

清水的一批(完美

周今天很不对劲,这是萨曼莎踏进屋子里的第一反应。

 

这个一直自诩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忍者天才少年手里竟然攥着一瓶酸奶,还是草莓味儿的。萨曼莎愣了两秒,但周明显没注意到她,他十分豪气地把手里的酸奶一饮而尽,转身从冰箱里翻出了一盒焦糖布丁顺手就给拆开来了。然后,开始十分不客气地拿勺子狠戳布丁,好像布丁搞死了他的游戏人物。

 

萨曼莎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青少年,那盒布丁上大刺刺的写着艾奇的名字,如果她没有记错,应该是今天艾奇送给她小女友的见面礼。但她盯着少年身上的低气压,决定还是等他稍微冷静一点再谈吧。

 

No,No,No,No,No!就在少年重新打开冰箱,并且罪恶的手伸向她准备在看完数不清的文件后犒劳自己的限量版巧克力的同时,萨曼莎的内心开始嚎叫,她觉得她要跟这个不对劲的少年好好聊聊,现在,立刻,马上。

 

就在少年准备拆开包装袋时,萨曼莎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的胳膊。周静止了至少五秒,在萨曼莎以为他是不是被按了暂停键的时候,好像刚刚反应过来的周悠悠地回了她一句,“嗨,萨曼莎,欢迎回来。”

 

“不,我在房间里至少5分钟了,青少年。”萨曼莎说着话,悄咪咪地把巧克力从他的手里渡了过来,“我觉得你很不对劲,想要和我谈谈吗?”萨曼莎顺手把巧克力塞回冰箱,扭过头来带着微笑询问可能需要安慰的青少年。

 

周深深地看了萨曼莎一眼,默默地坐进沙发并企图把自己缩成一团。“Ok,如果你需要,随时来找我。”萨曼莎对着沙发挥了挥手,拿着从冰箱角落里翻出来的啤酒准备走回卧室,然而就在她的手将要握上门把手时,从背后传来了少年独特的清脆的嗓音。

 

“大东,不,应该说敏郎,我已经三天没见到他了,甚至连游戏里也没有。”少年说着抬眼,瞟了一眼挂在客厅里的钟表,“准确来说是3天零1个小时18分钟。”后半句似乎是因为少年把头埋在怀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带着些许的不真实感。萨曼莎挑挑眉,一边腹俳天才少年对于数字独特的偏执,一边转身一屁股坐在周的身边。她随意地用啤酒的罐子撑着下巴,内心笃定的开口,“我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介意和我讲讲吗。”

 

“为什么这么说,萨曼莎。”周带着疑惑,微微歪着头看着萨曼莎的眼睛询问。萨曼莎把手上的啤酒罐子放下,轻轻地开口,“你们两个实在是太腻味了,所以一旦分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说完萨曼莎就扭过头去看周,眼前的少年早已经不是那个初次见面是的11岁小孩,虽然还是会说着类似“忍者不需要拥抱”这样中二的话,但少年明显长大了。在不知不觉间,少年的身高已经蹿到了将近180厘米,身材纤长却,面容也褪去了小孩子的稚气,棱角分明,从窗帘的缝隙中钻进来的日光从少年的脚踝攀上来,停在少年的侧脸上,连睫毛上也停留了些许橙色的日光,随着少年眨眼的动作明明暗暗。萨曼莎倒吸了一口气,她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周在校园里一定是可以令女生不淡定的校草级人物。可是,这个校草级人物却在为了自己的朋友不理自己了生闷气,真是太可爱了。

 

萨曼莎没忍住笑出了声,少年更疑惑了,细细的眉毛微微皱在一起。“对不起,我想到了一些事。所以,你愿意说出发生什么大事了吗?”萨曼莎带着浅笑,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好吧,其实我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吻了他,不对,我觉得那应该不算吻。”萨曼莎的大脑当机了整整10秒或者更多,觉得她可能需要冷静一下,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想要尖叫的冲动,“所以说你认为敏郎不见你的原因是因为你吻了敏郎,对吗。”上帝啊,她从声音到身体的每一都在微微颤抖。

 

“我觉得那不能算是一个吻,”周终于不再把自己缩成一团,他把自己舒展开来,并且歪着头企图回忆三天前发生的萨曼莎口中所谓的“大事”,“不过是在他的唇上停了三秒不到,才不是你和韦德的那种。”周说着还白了萨曼莎一眼,一副我才不像你们那么社情的样子。萨曼莎抑制住自己想拍这个青少年的头的冲动接了一句,“可在那个正派的武士看来就是,不认他不会这么久不理你的。”周听罢一下子就泄了气,他重新把自己缩成一团,把头埋进怀里闷闷的出声,“他一定认为我还是个小孩,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和爱,所以才避开我,让我冷静并企图让我放弃。”

 

萨曼莎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强硬地捧着周的脸让周和他对视,“没有人把你当孩子,周,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刚认识的时候,就像敏郎和韦德所说的,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11岁。你和我们一起拯救了绿洲,你有超越同龄人的智商,同时你也有着超越很多成年人的理智。所以,HIGH Five 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把你当成孩子来看,你和我们完全平等。我们都认为你非常清楚自己的感情,更加知道自己应该喜欢谁。”眼前的少年好像有些不服气,正准备开口反驳,萨曼莎就接着说了起来,“我想,他避开你的原因是他需要冷静一下,毕竟自己被看着、照顾着长大成熟的少年吻了,虽然你说那并不算是个吻,都会惊慌失措一阵子的。请给他一点时间。”

 

“可是,可是……”少年的声音有些哽咽,甚至眼眶里已经隐隐泛着泪花,“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他是不是……”,萨曼莎一下子有些慌张了起来,她轻轻的抚着少年的背,柔声安慰着这个时不时会漏出点少年心性,对着她们撒些小娇的少年,“他不会的,这一点我敢肯定。”在感觉到少年似乎平静下来了以后,萨曼莎双手捧脸,满脸少女的问了一句,“请问我可以听听你吻敏郎时的详细过程吗?”

 

周重新把自己打开,轻轻勾起嘴角牵出一个带着少年气的微笑,他对着萨曼莎点点头回答,“我很乐意,如果你不介意我讲故事的水平的话。”看的萨曼莎差点把“请不要勾引我,我已经有韦德了”的话吼出来。

 

天才少年在没有毕业前也是要被作业摧残的,这是周在连续熬了两个夜之后,已经无法思考的大脑传达给他的唯一想法。他把自己摔进床里,意识模糊之间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他努力地眯着已经不对焦的眼看了很久,恍惚认出是敏郎,嘴角勾出一抹笑,然后就陷入睡眠,彻底失去意识了。

 

敏郎看着这个睡得一塌糊涂的天才少年,无奈地走上前去把他的被子盖好,顺手揉了揉周软乎乎的头毛。然后转身把少年忘记管的窗帘轻轻拉上,弯腰捡起少年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把它们一件一件的收拾好,临出门之前顺手关上床头的一盏小夜灯,轻轻地对着睡梦中的少年道了句,“晚安,好梦。”

 

周觉得自己睡得好像不是那么安稳,因为敏郎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感受得到。他能感受到敏郎好像在摸他的头毛,感受到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走动的动静,他甚至能听见敏郎对他说的那一声“晚安,好梦。”可他又觉得那些触感和声音好像他恍惚之间做的一场梦,离他无比遥远。混沌之中,周决定暂时放弃思考,无论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了再说。

 

这一觉睡得时间好像是有点太久了,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四肢僵硬无比,脑子更是已经无法正常思考。所以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思考了一下人生三大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在确定自己的脑子恢复正常之后,他伸长手去摸放在床头的终端,看到终端上的时间,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睡了将近20个小时。并且与此同时,他的肚子很和时宜的叫了起来,他挠挠头,准备起床洗漱,顺便从冰箱里翻出点什么可以填饱肚子。就在他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同时,敏郎推门而入,看着一脸迷糊,头发还因为刚睡醒乱呼呼的样子的天才少年,没忍住轻笑出声。

 

“早上好,虽然已经下午了。”敏郎带着浅笑揉了揉周的头毛,周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敏郎觉得此时傻乎乎的周真是可爱的过分,他伸手在周的面前晃了晃,少年似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早上好,以及别摸我头毛啦,我已经16岁了,不是那个11岁的小学生了。”周把敏郎的手拍开,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生气和微不可辨的撒娇意味。敏郎也是不恼,收回自己的手,准备拉开门出去。但在手握上门把的瞬间似乎想起来自己进来的目的,于是扭头温柔的开口,“我想你饿了,所以你想吃点什么?”

 

周感觉自己的大脑还在宇宙里徘徊,他重新把自己摔进床里,把头埋进枕头里思考了一下,侧过头去问,“你来做吗?”敏郎微笑着走到床边,抚着他的背轻轻点了一下头,柔柔地回了一句,“是的。所以呢?”说完还轻轻地歪了一下头。

 

这对敏郎来说或许只是习惯性的动作,但在喜欢了他五年有余的周眼里就完全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了。是的,周,一个16岁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已经喜欢眼前着这个总是对谁都带着温柔浅笑的青年5年了。好吧,现在回想一下感情的起源,说的好听点是一见钟情,说的直白一点不过是单纯的见色起意罢了。不过,初次见面时才11岁的周就算在过于成熟,也不过是单纯的惊讶于这个在绿洲里正经的武士脸,现实世界里竟然是这么一个好看的男孩子。那一刻的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但爱情的小种子确确实实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角落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生根发芽,最终在他躁动的青春期成长成他无法控制的模样,甚至几乎将要把他吞没。可是,周的内心告诉自己,敏郎,只是把他当弟弟看而已。所以,他全部的感情,只能掩埋在内心的最深处。

 

但是,在迷迷糊糊的脑子的指引下,周觉得自己压抑在心里的感情因为这一个小动作几乎要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他看着眼前这个眸子里映着夕阳的余晖,嘴角挂着浅笑的敏郎,不自觉地抬起头,缓缓靠近敏郎,把自己的嘴唇印上敏郎的嘴唇。三秒甚至更少,他就被狠狠地推开了,背重重地撞在墙上,他被痛感刺激了一下,瞬间反应了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猛地抬头,看见敏郎呆愣愣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他看得懂的惊吓,还夹杂着一些他看不懂的其它意味,一抹绯红从他的脸颊一直延伸到耳畔,甚至连耳尖也别染上了淡淡的红。

 

“我……”周还没来得及说完整句话,敏郎就已经夺门而出。周愣在当场,进退两难,他的大脑终于从宇宙里神游归来,并且迅速开始进行一系列斗争般的思考。如果上去追,他该说些什么,总不能直接说“我喜欢你,所以你要和我在一起吗?”,这根本不符合他天才少年的人设好吗,而且是个人都会被吓到的吧;可是如果不追上去,就照敏郎这个隐形晚期中二病的脑子,谁知道敏郎会生产出什么样的脑洞,会不会胡思乱想啊。周感觉自己的头已经濒临爆炸的边缘,他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头,把原本就乱糟糟的头毛揉的更是一团糟。呆滞着靠着墙思考了半天,最终也没思考出个折中的方案来,深感艾奇曾在韦德和萨曼莎因为恋爱而搞出乌龙时,一脸嫌弃地说出的那句“恋爱的人都是傻子”这句话的正确性,叹了一口气,脱力般的倒在了床上。

 

直到这时,周才注意到外面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动静,那是与平时总是不急不缓的敏郎做事时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的大动静,嘈杂程度堪比隔壁邻居装修,刚刚深陷思考的周一脸不解,皱着眉头跳下床,拉开房门想要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拉开门的瞬间,敏郎唰的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周的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楞了一下,敏郎率先反应了过来,扭头抱着自己的大衣就冲出了门,其中经过玄关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差点被艾奇放在角落的器械绊倒在地。

 

周无奈地摇摇头,扭头就看见桌上敏郎给他留的炒饭和味增汤。周嘴角牵起一抹苦笑,这个人啊,到底是有多温柔啊,在这个时候还不忘给饿了一天的他留晚饭。周走上前去拿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味增汤的碗边,竟然还是热的,实在是温柔过头了吧这个人。周本就饿了一天,又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思考了这么多平时他根本不会去关注的问题,体力早已严重不足。于是,他决定先坐下来进行一波补给,反正敏郎一定是会回家的,到时候在慢慢解释就好了。

 

“然后你就到今天还没有见过他了。”萨曼莎看着周使劲地点了点头,她把最后一口啤酒喝下去,一个顺手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怪不得这几天我看他老窝在办公室里,以为是什么方案出了问题,还准备明天抽空帮帮他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在萨曼莎准备起身的时候,周突然转过身来握住她的手,言语间满是欢喜,“我仔细回想了我亲吻过他之后他的眼神,虽然很微小,但他的眼神里明明是透着惊喜的,我保证。”萨曼莎看着他欢喜的样子,站起来,拍了拍周的肩膀说,“为了室友可以和谐共处,虽然我觉得你并不想和敏郎做室友,我会去和他谈谈的,明天尝试着去绿洲上找找他吧。”说完还对他来了个漂亮的wink,转身捧着自己的巧克力进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萨曼莎按时去公司总部,进办公室之前想起自己对小孩的承诺,扭头就推开了敏郎的办公室门,这一连串不带停歇的操作看的韦德一脸懵逼。萨曼莎推门进去就看见敏郎窝在自己沙发的一角,一脸可怜样的小口嗦着泡面,看得她一下子就忘了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质问的话。只好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敏郎对面的沙发上,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地说,“敏郎,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敏郎放下手里的泡面杯子,端端正正的坐好,一脸不解和无辜,“我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需要谈谈的事。”“是关于周的。”萨曼莎也是毫不客气的直奔主题。敏郎一听到这话立马就像泄了气一样,并且还妄图以文件还没看完为借口逃避话题,直接被萨曼莎按住胳膊按在原地,“别想试图逃避,有些事你必须直面。”萨曼莎目光灼灼的看着敏郎,迫于压力,他只好坐下来准备接受现状。

 

“他是不是在抱怨我这么还没有去见他。我只是,不懂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亲吻我的原因,说实话,这行为让我很不安。我真的很怕他只是一时冲动,所有的感情只是来源于对我的依赖,我希望他能冷静的、认真的看待自己的感情,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仅此而已。”萨曼莎没想到敏郎会率先开口,她消化了一下刚刚的一长串话,有些无奈的回话,“在我看来,周已经好好的理清了自己的内心,可你没有,敏郎。需要冷静的、认真的看待自己感情的不是他,而是你。”“我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太过复杂,我尝试着梳理了一下,可是我的脑海里有关他的回忆是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怎么理,更不知道该从何理起。”“那不如尝试着从初次见面开始理起如何?”

 

敏郎面带惊讶的抬起头去看眉眼都带着笑的萨曼莎,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萨曼莎于是接着说了下去,“从头开始,慢慢来,一点一点来,所有的感情都是有源头的,顺着源头一路向前,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了。但是,不管你是准备接受周的感情,还是打算拒绝,都请直接告诉他,你要知道逃避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萨曼莎站起来,接着说,“总之,你想好了就去绿洲里找他吧,他在等你。”说完,萨曼莎就对敏郎摆摆手,笑着推门出去了。

 

敏郎让自己陷在沙发里整整一个小时,从他和周初次见面开始回忆,他回忆起初次见面是他的震惊和周面无表情的冷静,回忆起他们在死亡星球大杀四方,回忆起他和周一起经历的大战,回忆起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恐怖片,回忆起他们一起躺在公园的草地上看星星,回忆起少年明亮的眼眸,回忆起少年的唇落在自己唇上的触感……最终,敏郎起身穿上X1套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戴上了VR眼镜。

 

敏郎最终是在自己建立的绿洲据点找到周的,找到他的时候,周正一个人坐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上,仰着头看漫天的粉色樱花。敏郎站在树下,轻轻的叫了一句,“修……”,树上的小忍者猛地一下低下头,连背后的小辫子都跟着晃了几下,“大东……萨曼莎果然没骗我……”,最后的几个字周说的很轻,在喃喃自语,声音飘散在风中。小忍者从树上跳下来,动作轻盈地落地,然后瞬间就手足无措起来,几次想张嘴说话,却又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讪讪地挠挠头。

 

敏郎看着这个平时一向能言善道的忍者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不禁嘴角勾起一抹笑来,不过,反映在这个一脸严肃的武士先生脸上,不免有些许惊悚。敏郎赶忙压下嘴角,转身径自盘腿坐在庭院旁的游廊上,坐定后还对着周招了招手。周一脸懵逼的坐了过去,两条腿没有盘起来,反而让它们自然的垂下来,还时不时的感觉心情很放松一般晃上一晃。但事实是,周的内心此时已经翻江倒海,庭院中的惊鹿的声响一声一声的砸在他的心尖上,让他紧张到几乎要颤抖起来。可是迫于要保持形象,他只好狠狠地按下手上感情控制器的按钮,几乎要把那个可怜的按钮捏碎。

 

“我不打算在绿洲里说,所以你别用感情控制器了。”敏郎看了一眼周,“我们俩一起组队这么久了,你骗不过我的。”周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哦,他不打算说,那是拒绝的意思吗,不对,我好像还没告白,那他是想说什么啊,我又想说什么……完了,天才的脑子又一次陷入混乱。“那你找我是想说什么啊!?”忍着有些委屈的回嘴,语气里慢慢是委屈还有不解,小孩子心性一下子就暴露了个完全。

 

“我不打算说的原因只是因为,感情这回事不该通过电波诉说,我更倾向于当面告诉你。”敏郎转过身盯着忍者的眼睛,原本就已经足够严肃的脸上更添几分认真。周明显被这句话给惊到了,盯着武士的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却又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你又不来见我,怎么说啊。”敏郎站起来,背对着满院的樱花,温柔的开口,“周六下午,我会回去的。总部有些事我还没处理完。”说完就把VR眼镜摘了下来,化成数据方块消失在一片绯红里。周呆滞在原地几秒后,带着傻乎乎的笑下线了。

 

敏郎周六下午进门的时候,房子里空无一人。周似乎因为学校里有急事要处理,只留下一张“学校里有急事,不回来吃午饭了”的简单便条歪歪的贴在冰箱门上,而其他人也不知所踪,不过他本来也没什么兴趣知道。敏郎把自己怀里一袋子东西放在厨房的桌子上,伸手把便签扯下来,揉了揉扔进垃圾桶,洗了洗手,打开那个大袋子,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周匆匆忙忙地从学校里赶回来冲进房子的时候,敏郎刚好把做好的蛋糕面糊放进烤箱,盯着烤箱仔细的设定温度和时间,头也没回的说了句,“啊,欢迎回来。”“我回来了,话说你在做蛋糕?”周显然已经把前几天他还念念不忘的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了,话里满是疑惑和不解。敏郎仔细地设定完一切,转过身来笑着说,“你的生日蛋糕啊,你不是忘了吧。”这时周才想起来,他叹了一口气瘫在餐椅上,“我完全忘记了,这几天光是想你的事脑子就快要炸了。”周说完了这句话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啊,毕竟这是事实啊。他抬头去看敏郎,敏郎看似还在认真的打发鲜奶油,可是却能看到手上微微的颤抖。

 

两人一时都不知道给说些什么,周觉得敏郎会率先开口的,可是没想到敏郎沉默不语的继续手上的动作,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周只好朝着餐厅坐着,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看着敏郎为自己的蛋糕工作的样子,满心满脸都是开心。这一画面一直持续到烤炉“叮”的响了一声,敏郎把手上溅到的细碎的奶油洗去,转身把蛋糕从烤炉里端出来,放在一旁等它自然冷却。

 

敏郎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的周的心脏也跟着揪了一下,敏郎弯下腰,保持和周的目光水平,这也是他们初次见面时就养成的习惯,目光坚定的开口,“我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一直回忆到我们前几天的最后一次见面,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你对我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我喜欢你啊,笨蛋,难道那个吻还不够说明一切吗?”周似乎有些生气,说话的语气里都带着满满的怨念,甚至双手不自觉的握拳,微微颤抖着。敏郎似乎被突然打断他说话的周吓到了,楞了一下后脸一下子就红了,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他的眸子低垂下来,目光没有焦距的四处游离“我、我是想说,我想你应该去遇见更多的人,看过更多不一样的风景,但是……”敏郎的后半句停顿了一下,就在周以为他要被拒绝的时候,敏郎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我想我喜欢你,全世界第一的那种。”说完这句话的敏郎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可是他没来得及,就被满脸欢喜的周拉住了胳膊。

 

周看着满脸通红的敏郎,只觉得自己内心的那点少女心澎涌而出,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啊。周抑制住自己被萌的想要打滚的内心,可是说是十分虔诚的问,“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吻你了吗?”还没等敏郎点头,周就一把把他拉近自己,把自己的唇贴近,轻轻地印在敏郎的唇上。这是一个完全不带任何情欲的,十分纯洁的一个吻,它代表的是两颗紧紧相依的两颗心。周第一次距离敏郎如此之近,近到他甚至能感觉到敏郎的呼吸,那些呼出的气息吹动了自己的睫毛,也撩拨着自己的心。于是,在离开他的唇的时候,周小小的恶作剧了一下,他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敏郎的下嘴唇。然后,他对面的人就给他表演了一个原地爆炸,慌乱之中不小心打翻了盛着鲜奶油的容器,顺带着连左手上也沾上了不少的奶油。

 

敏郎懊恼地“哦”了一声,伸手准备打开水龙头洗手,右手伸到一半,就被周用左手按住。敏郎正疑惑眼前的少年要干什么时,周就用右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的左手拉至唇边,轻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舌尖卷走了些许他手心的奶油。好了,现在敏郎的大脑彻底爆炸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个自己从小学生看着长大的少年竟然会做出这种撩人的动作来。他的内心汹涌一片,但身体却直接呆滞住,动也动不了。

 

周看着眼前这个呆滞住的人,脸上还绯红一片的人,内心“我的天,他好可爱!!!!”的弹幕早已刷成一片,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勾起嘴角伸出舌头顺着手心一路向上,沿着手指的方向舔过去,到达指尖后没有直接离开,反而颇为色情的含住他的手指,轻轻的吸吮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离开时还发出“啵”的一声,可以说是异常色情了。做完这一连串,周抬起头去看敏郎,发现眼前的这个人连耳朵尖都变得红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周低低的笑了一声,继续他的动作,认真的把敏郎手上所有的奶油都舔干净,连指缝间些微的也不放过,和刚刚相同,离开时总不忘换着花样小小的调戏一下这个内敛害羞的人。

 

待手指上的奶油被舔干净,敏郎早就已经变成一只水煮虾,怕不是浑身上下都透着红。周凑上前去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耳尖,在他的耳边说道,“敏郎哥哥的手很漂亮,我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然后眼前的这个人仿佛被电流刺激到了一样抖了一下,一把推开他就冲向浴室。周重新坐回椅子上,嘴角噙着笑,眼神里写满“从此以后,这个人就是我一个人的了”的骄傲,眉眼弯弯的看着浴室的方向。大家都是心智成熟的人了,这点事他还是清楚的好吗。而此时被遗忘蛋糕正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现充惹不起,惹不起。

 

好吧,最后蛋糕还是如敏郎所想的那样顺利做好了,只是这中间经历了多少兵荒马乱就只有当事者知道了。笑。

 

最后,周六晚上大家聚在一起给周过生日的时候,萨曼莎看着腻腻歪歪的两个人,不禁感慨,恋爱中的人啊,真是啧啧啧。不过,真是可喜可贺,不是吗。

 

The End

*****

舔奶油梗来源于群里的太太 @君顾不是菌菇 .- 

好的,我写完了(狂舞乱喜),以后就可以躺平白嫖了

还是求评论,小红心和小蓝手ヾ(❀^ω^)ノ゙

如果能关注一下就更好了(✪ω✪)

最后,解释一下标题

来源于挪威电视剧《SKAM》

意为“万事皆爱

愿他们在平行世界里可以静静相爱

【对刀组/小甜饼】Alt er love 中

大概是个修东

有年龄操作,修16岁,大东22岁

清水的一批(完美



天才少年在没有毕业前也是要被作业摧残的,这是周在连续熬了两个夜之后,已经无法思考的大脑传达给他的唯一想法。他把自己摔进床里,意识模糊之间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他努力地眯着已经不对焦的眼看了很久,恍惚认出是敏郎,嘴角勾出一抹笑,然后就陷入睡眠,彻底失去意识了。

 

敏郎看着这个睡得一塌糊涂的天才少年,无奈地走上前去把他的被子盖好,顺手揉了揉周软乎乎的头毛。然后转身把少年忘记管的窗帘轻轻拉上,弯腰捡起少年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把它们一件一件的收拾好,临出门之前顺手关上床头的一盏小夜灯,轻轻地对着睡梦中的少年道了句,“晚安,好梦。”

 

周觉得自己睡得好像不是那么安稳,因为敏郎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感受得到。他能感受到敏郎好像在摸他的头毛,感受到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走动的动静,他甚至能听见敏郎对他说的那一声“晚安,好梦。”可他又觉得那些触感和声音好像他恍惚之间做的一场梦,离他无比遥远。混沌之中,周决定暂时放弃思考,无论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了再说。

 

这一觉睡得时间好像是有点太久了,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四肢僵硬无比,脑子更是已经无法正常思考。所以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思考了一下人生三大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在确定自己的脑子恢复正常之后,他伸长手去摸放在床头的终端,看到终端上的时间,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睡了将近20个小时。并且与此同时,他的肚子很和时宜的叫了起来,他挠挠头,准备起床洗漱,顺便从冰箱里翻出点什么可以填饱肚子。就在他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同时,敏郎推门而入,看着一脸迷糊,头发还因为刚睡醒乱呼呼的样子的天才少年,没忍住轻笑出声。

 

“早上好,虽然已经下午了。”敏郎带着浅笑揉了揉周的头毛,周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敏郎觉得此时傻乎乎的周真是可爱的过分,他伸手在周的面前晃了晃,少年似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早上好,以及别摸我头毛啦,我已经16岁了,不是那个11岁的小学生了。”周把敏郎的手拍开,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生气和微不可辨的撒娇意味。敏郎也是不恼,收回自己的手,准备拉开门出去。但在手握上门把的瞬间似乎想起来自己进来的目的,于是扭头温柔的开口,“我想你饿了,所以你想吃点什么?”

 

周感觉自己的大脑还在宇宙里徘徊,他重新把自己摔进床里,把头埋进枕头里思考了一下,侧过头去问,“你来做吗?”敏郎微笑着走到床边,抚着他的背轻轻点了一下头,柔柔地回了一句,“是的。所以呢?”说完还轻轻地歪了一下头。

 

这对敏郎来说或许只是习惯性的动作,但在喜欢了他五年有余的周眼里就完全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了。是的,周,一个16岁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已经喜欢眼前着这个总是对谁都带着温柔浅笑的青年5年了。好吧,现在回想一下感情的起源,说的好听点是一见钟情,说的直白一点不过是单纯的见色起意罢了。不过,初次见面时才11岁的周就算在过于成熟,也不过是单纯的惊讶于这个在绿洲里正经的武士脸,现实世界里竟然是这么一个好看的男孩子。那一刻的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但爱情的小种子确确实实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角落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生根发芽,最终在他躁动的青春期成长成他无法控制的模样,甚至几乎将要把他吞没。可是,周的内心告诉自己,敏郎,只是把他当弟弟看而已。所以,他全部的感情,只能掩埋在内心的最深处。

 

但是,在迷迷糊糊的脑子的指引下,周觉得自己压抑在心里的感情因为这一个小动作几乎要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他看着眼前这个眸子里映着夕阳的余晖,嘴角挂着浅笑的敏郎,不自觉地抬起头,缓缓靠近敏郎,把自己的嘴唇印上敏郎的嘴唇。三秒甚至更少,他就被狠狠地推开了,背重重地撞在墙上,他被痛感刺激了一下,瞬间反应了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猛地抬头,看见敏郎呆愣愣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他看得懂的惊吓,还夹杂着一些他看不懂的其它意味,一抹绯红从他的脸颊一直延伸到耳畔,甚至连耳尖也别染上了淡淡的红。

 

“我……”周还没来得及说完整句话,敏郎就已经夺门而出。周愣在当场,进退两难,他的大脑终于从宇宙里神游归来,并且迅速开始进行一系列斗争般的思考。如果上去追,他该说些什么,总不能直接说“我喜欢你,所以你要和我在一起吗?”,这根本不符合他天才少年的人设好吗,而且是个人都会被吓到的吧;可是如果不追上去,就照敏郎这个隐形晚期中二病的脑子,谁知道敏郎会生产出什么样的脑洞,会不会胡思乱想啊。周感觉自己的头已经濒临爆炸的边缘,他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头,把原本就乱糟糟的头毛揉的更是一团糟。呆滞着靠着墙思考了半天,最终也没思考出个折中的方案来,深感艾奇曾在韦德和萨曼莎因为恋爱而搞出乌龙时,一脸嫌弃地说出的那句“恋爱的人都是傻子”这句话的正确性,叹了一口气,脱力般的倒在了床上。

 

直到这时,周才注意到外面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动静,那是与平时总是不急不缓的敏郎做事时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的大动静,嘈杂程度堪比隔壁邻居装修,刚刚深陷思考的周一脸不解,皱着眉头跳下床,拉开房门想要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拉开门的瞬间,敏郎唰的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周的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楞了一下,敏郎率先反应了过来,扭头抱着自己的大衣就冲出了门,其中经过玄关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差点被艾奇放在角落的器械绊倒在地。

 

周无奈地摇摇头,扭头就看见桌上敏郎给他留的炒饭和味增汤。周嘴角牵起一抹苦笑,这个人啊,到底是有多温柔啊,在这个时候还不忘给饿了一天的他留晚饭。周走上前去拿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味增汤的碗边,竟然还是热的,实在是温柔过头了吧这个人。周本就饿了一天,又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思考了这么多平时他根本不会去关注的问题,体力早已严重不足。于是,他决定先坐下来进行一波补给,反正敏郎一定是会回家的,到时候在慢慢解释就好了。

 

“然后你就到今天还没有见过他了。”萨曼莎看着周使劲地点了点头,她把最后一口啤酒喝下去,一个顺手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怪不得这几天我看他老窝在办公室里,以为是什么方案出了问题,还准备明天抽空帮帮他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在萨曼莎准备起身的时候,周突然转过身来握住她的手,言语间满是欢喜,“我仔细回想了我亲吻过他之后他的眼神,虽然很微小,但他的眼神里明明是透着惊喜的,我保证。”萨曼莎看着他欢喜的样子,站起来,拍了拍周的肩膀说,“为了室友可以和谐共处,虽然我觉得你并不想和敏郎做室友,我会去和他谈谈的,明天尝试着去绿洲上找找他吧。”说完还对他来了个漂亮的wink,转身捧着自己的巧克力进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萨曼莎按时去公司总部,进办公室之前想起自己对小孩的承诺,扭头就推开了敏郎的办公室门,这一连串不带停歇的操作看的韦德一脸懵逼。萨曼莎推门进去就看见敏郎窝在自己沙发的一角,一脸可怜样的小口嗦着泡面,看得她一下子就忘了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质问的话。只好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敏郎对面的沙发上,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地说,“敏郎,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敏郎放下手里的泡面杯子,端端正正的坐好,一脸不解和无辜,“我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需要谈谈的事。”“是关于周的。”萨曼莎也是毫不客气的直奔主题。敏郎一听到这话立马就像泄了气一样,并且还妄图以文件还没看完为借口逃避话题,直接被萨曼莎按住胳膊按在原地,“别想试图逃避,有些事你必须直面。”萨曼莎目光灼灼的看着敏郎,迫于压力,他只好坐下来准备接受现状。

 

“他是不是在抱怨我这么还没有去见他。我只是,不懂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亲吻我的原因,说实话,这行为让我很不安。我真的很怕他只是一时冲动,所有的感情只是来源于对我的依赖,我希望他能冷静的、认真的看待自己的感情,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仅此而已。”萨曼莎没想到敏郎会率先开口,她消化了一下刚刚的一长串话,有些无奈的回话,“在我看来,周已经好好的理清了自己的内心,可你没有,敏郎。需要冷静的、认真的看待自己感情的不是他,而是你。”“我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太过复杂,我尝试着梳理了一下,可是我的脑海里有关他的回忆是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怎么理,更不知道该从何理起。”“那不如尝试着从初次见面开始理起如何?”

 

敏郎面带惊讶的抬起头去看眉眼都带着笑的萨曼莎,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萨曼莎于是接着说了下去,“从头开始,慢慢来,一点一点来,所有的感情都是有源头的,顺着源头一路向前,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了。但是,不管你是准备接受周的感情,还是打算拒绝,都请直接告诉他,你要知道逃避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萨曼莎站起来,接着说,“总之,你想好了就去绿洲里找他吧,他在等你。”说完,萨曼莎就对敏郎摆摆手,笑着推门出去了。

 

敏郎让自己陷在沙发里整整一个小时,从他和周初次见面开始回忆,他回忆起初次见面是他的震惊和周面无表情的冷静,回忆起他们在死亡星球大杀四方,回忆起他和周一起经历的大战,回忆起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恐怖片,回忆起他们一起躺在公园的草地上看星星,回忆起少年明亮的眼眸,回忆起少年的唇落在自己唇上的触感……最终,敏郎起身穿上X1套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戴上了VR眼镜。


*****

日更失败,深夜混更

我本来没打算写这么长的,结果废话太多

下终于要写那个既色情又纯情梗了(兴奋到搓手手

大概周末之前更完


不要脸的求评论小红心和小蓝手

ヾ(✿゚▽゚)ノ


【对刀组/小甜饼】Alt er love 上

大概是个修东

有年龄操作,修16岁,大东22岁

清水的一批(完美

 

 

周今天很不对劲,这是萨曼莎踏进屋子里的第一反应。

 

这个一直自诩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忍者天才少年手里竟然攥着一瓶酸奶,还是草莓味儿的。萨曼莎愣了两秒,但周明显没注意到她,他十分豪气地把手里的牛奶一饮而尽,转身从冰箱里翻出了一盒焦糖布丁顺手就给拆开来了。然后,开始十分不客气地拿勺子狠戳布丁,好像布丁搞死了他的游戏人物。

 

萨曼莎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青少年,那盒布丁上大刺刺的写着艾奇的名字,如果她没有记错,应该是今天艾奇送给她小女友的见面礼。但她盯着少年身上的低气压,决定还是等他稍微冷静一点再谈吧。

 

No,No,No,No,No!就在少年重新打开冰箱,并且罪恶的手伸向她准备在看完数不清的文件后犒劳自己的限量版巧克力的同时,萨曼莎的内心开始嚎叫,她觉得她要跟这个不对劲的少年好好聊聊,现在,立刻,马上。

 

就在少年准备拆开包装袋时,萨曼莎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的胳膊。周静止了至少五秒,在萨曼莎以为他是不是被按了暂停键的时候,好像刚刚反应过来的周悠悠地回了她一句,“嗨,萨曼莎,欢迎回来。”

 

“不,我在房间里至少5分钟了,青少年。”萨曼莎说着话,悄咪咪地把巧克力从他的手里渡了过来,“我觉得你很不对劲,想要和我谈谈吗?”萨曼莎顺手把巧克力塞回冰箱,扭过头来带着微笑询问可能需要安慰的青少年。

 

周深深地看了萨曼莎一眼,默默地坐进沙发并企图把自己缩成一团。“Ok,如果你需要,随时来找我。”萨曼莎对着沙发挥了挥手,拿着从冰箱角落里翻出来的啤酒准备走回卧室,然而就在她的手将要握上门把手时,从背后传来了少年独特的清脆的嗓音。

 

“大东,不,应该说敏郎,我已经三天没见到他了,甚至连游戏里也没有。”少年说着抬眼,瞟了一眼挂在客厅里的钟表,“准确来说是3天零1个小时18分钟。”后半句似乎是因为少年把头埋在怀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带着些许的不真实感。萨曼莎挑挑眉,一边腹俳天才少年对于数字独特的偏执,一边转身一屁股坐在周的身边。她随意地用啤酒的罐子撑着下巴,内心笃定的开口,“我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介意和我讲讲吗。”

 

“为什么这么说,萨曼莎。”周带着疑惑,微微歪着头看着萨曼莎的眼睛询问。萨曼莎把手上的啤酒罐子放下,轻轻地开口,“你们两个实在是太腻味了,所以一旦分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说完萨曼莎就扭过头去看周,眼前的少年早已经不是那个初次见面是的11岁小孩,虽然还是会说着类似“忍者不需要拥抱”这样中二的话,但少年明显长大了。在不知不觉间,少年的身高已经蹿到了将近180厘米,身材纤长却,面容也褪去了小孩子的稚气,棱角分明,从窗帘的缝隙中钻进来的日光从少年的脚踝攀上来,停在少年的侧脸上,连睫毛上也停留了些许橙色的日光,随着少年眨眼的动作明明暗暗。萨曼莎倒吸了一口气,她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周在校园里一定是可以令女生不淡定的校草级人物。可是,这个校草级人物却在为了自己的朋友不理自己了生闷气,真是太可爱了。

 

萨曼莎没忍住笑出了声,少年更疑惑了,细细的眉毛微微皱在一起。“对不起,我想到了一些事。所以,你愿意说出发生什么大事了吗?”萨曼莎带着浅笑,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好吧,其实我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吻了他,不对,我觉得那应该不算吻。”萨曼莎的大脑当机了整整10秒或者更多,觉得她可能需要冷静一下,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想要尖叫的冲动,“所以说你认为敏郎不见你的原因是因为你吻了敏郎,对吗。”上帝啊,她从声音到身体的每一都在微微颤抖。

 

“我觉得那不能算是一个吻,”周终于不再把自己缩成一团,他把自己舒展开来,并且歪着头企图回忆三天前发生的萨曼莎口中所谓的“大事”,“不过是在他的唇上停了三秒不到,才不是你和韦德的那种。”周说着还白了萨曼莎一眼,一副我才不像你们那么社情的样子。萨曼莎抑制住自己想拍这个青少年的头的冲动接了一句,“可在那个正派的武士看来就是,不认他不会这么久不理你的。”周听罢一下子就泄了气,他重新把自己缩成一团,把头埋进怀里闷闷的出声,“他一定认为我还是个小孩,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和爱,所以才避开我,让我冷静并企图让我放弃。”

 

萨曼莎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强硬地捧着周的脸让周和他对视,“没有人把你当孩子,周,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刚认识的时候,就像敏郎和韦德所说的,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11岁。你和我们一起拯救了绿洲,你有超越同龄人的智商,同时你也有着超越很多成年人的理智。所以,HIGH Five 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把你当成孩子来看,你和我们完全平等。我们都认为你非常清楚自己的感情,更加知道自己应该喜欢谁。”眼前的少年好像有些不服气,正准备开口反驳,萨曼莎就接着说了起来,“我想,他避开你的原因是他需要冷静一下,毕竟自己被看着、照顾着长大成熟的少年吻了,虽然你说那并不算是个吻,都会惊慌失措一阵子的。请给他一点时间。”

 

“可是,可是……”少年的声音有些哽咽,甚至眼眶里已经隐隐泛着泪花,“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他是不是……”,萨曼莎一下子有些慌张了起来,她轻轻的抚着少年的背,柔声安慰着这个时不时会漏出点少年心性,对着他们撒些小娇的少年,“他不会的,这一点我敢肯定。”在感觉到少年似乎平静下来了以后,萨曼莎双手捧脸,满脸少女的问了一句,“请问我可以听听你吻敏郎时的详细过程吗?”

 

周重新把自己打开,轻轻勾起嘴角牵出一个带着少年气的微笑,他对着萨曼莎点点头回答,“我很乐意,如果你不介意我讲故事的水平的话。”看的萨曼莎差点把“请不要勾引我,我已经有韦德了”的话吼出来。



********

写了这么多,另一个主角还没出场,我真的太能拖了(打死

尝试日更(应该)

如果我明天没有被课设搞死的话(〃'▽'〃)



小天使,生日快乐⁽⁽ଘ( ˊᵕˋ )ଓ⁾⁾!!!!!!遇见你,是人生最美好和幸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