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酱

我会喜欢你很久,很久



随缘写手

请问你要来点小甜饼吗

【对刀组/小甜饼】名 (一发完结)

☼私心搞一发阴阳师au,没有背景,只有故事

☼含有大量私设

☼高亮:极度OOC,酌情观看,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电影和原著

☼清水向,大概是个无差


藤原敏郎捡了一只小狐狸,在从阴阳寮回来的路上。

是一只能把一条街上至90岁的老奶奶,下到刚会跑的小女孩萌的浑身上下直冒小心心,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甚至菜市场门口买猪肉的一脸严肃的大叔看见他也忍不住笑着凑上去摸摸头。

毕竟,没有人会拒绝白乎乎,毛茸茸,还时不时眨着绿眼睛无意识歪头卖萌,被抱在怀里会下意识蹭胸口的小可爱。

 

敏郎没有给这只小狐狸起名字,因为在阴阳师看来,名字就是一种印记,更是一种束缚,一旦被打上印记,这个小家伙就要一辈子待在他身边了。所以,敏郎一直唤他小狐狸。

刚被捡回来的小狐狸还不会讲话,更不用说化为人形。敏郎笑盈盈的看着甩着脑袋,憋着一口气企图发动阵法的小家伙,蹲下来摸摸他的头,“你还小,不用着急,慢慢来吧。”

小狐狸仰起头,对着他眨眨眼,满脸都是委屈,看得敏郎内心一颤,这小家伙也太可爱了。

最后,怎么样也憋不出阵法的小狐狸趴在游廊的尽头一脸挫败,还被路过的同为狐狸的妖狐薅了一把毛,可以说是十分生气了。

敏郎看他这个样子,去过去把他抱起来温柔的顺了顺毛,“买了椿餅,要吃吗?”小狐狸把头放在敏郎肩上,快速地点了点头。

 

敏郎大多数时候都是要外出的,如果只是单纯的帮人驱邪除妖倒还可以带上他去,可是每日阴阳寮的会议总不好带上他。一是严肃场合带着这么一只小宠物不好,二是没有印记的小狐狸,八成会被其他阴阳师当成妖物封印了才安心。

敏郎总是吩咐樱花妖或者桃花妖看着这只长大了一点,整天闲不住想要到处疯玩的小狐狸,只要他不跑出宅子的结界区域,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最多疯玩时被划伤什么的,找莹草治疗一下就好。

所以,小狐狸的早上总是自己一个人,啊不,一只狐趴在后院的水池边逗鲤鱼。逗到后来烦的鲤鱼精直接甩了他一脸水,气得小狐狸对鲤鱼精摆了个鬼脸,还吐了吐舌头。小狐狸很生气,还很无聊,总之小狐狸想出去玩。

小狐狸趁那些好看的花妖小姐姐不注意溜了出去,还没来得及撒欢,就正巧被来街上除妖的阴阳师发现了。小狐狸原本不怕,甚至打算大摇大摆的从阴阳师身侧走过去。结果被一个结印吓得差点跳起来,下意识撒丫子就跑。

于是,街上就出现了一个穿着狩服的阴阳师追着一只小白狐狸的奇异景色。敏郎刚从阴阳寮出来没走几步,就被白乎乎的一个团子撞了个满怀,他被撞的往后退了几步,却还是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白团子。敏郎低头看看努力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恨不得把自己缩成球的小狐狸,抽出一只手柔柔地摸了摸小狐狸的头。

追着小狐狸的阴阳师骤然停住,面色不善的看着敏郎。敏郎一边给怀里的小狐狸顺着毛,一边面带歉意向阴阳师解释来龙去脉。小狐狸渐渐平静下来,又觉得在敏郎怀里就大胆了起来,她在敏郎怀里蹭了蹭,漏出一双漂亮的绿眼睛来去瞪那个凶凶的阴阳师。对方似乎是个明事理的人,听了敏郎的解释也不好再纠缠,却转身临走之前狠狠地瞪了小狐狸一眼,吓得小狐狸又打了个冷颤。

回到家的敏郎把小狐狸放下就转身去了书房,小狐狸看着敏郎的背影就觉得敏郎肯定不高兴了。深知自己有错的小狐狸耷拉着毛茸茸的尾巴,犹犹豫豫跑进书房,轻轻地跃上敏郎的膝盖,拿头蹭了蹭敏郎的胸口。敏郎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还是不舍得过多责备这只小狐狸,只能摸摸他的头,略带责备的说上一句,“下次别在私自出门了,这次运气好遇上我,万一下一次真的出了事怎么办。”小狐狸乖乖的点了点头,尾巴开心的甩来甩去,还差点打到来送文书的桃花妖。

自此以后,小狐狸再也不敢偷偷往外跑了。然而虽然小狐狸是被敏郎原谅了,但小狐狸还是被没收了一个星期的午后甜点。小狐狸超不开心的,但错在自己又不敢去和敏郎撒娇,只好每天午后就丧丧的趴在游廊尽头躺尸,恨不得躺成一条咸鱼。

 

小狐狸最近都不太粘着自己了呢。敏郎手里捧着书,思想早就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随着小狐狸渐渐长大,小狐狸似乎开始刻意躲着敏郎,避开敏郎的抚摸和怀抱,这让敏郎感到十分不解,难道狐狸也像那些富家的小少爷一样有叛逆期不成。敏郎想想就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轻笑着摇了摇头。

“小狐狸化人形了。”座敷童子坐在檐梁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神游中的敏郎差点扔掉手里的书。敏郎把手上的书放下,快步走出前室,不出意料的在游廊的尽头看到一个约莫10岁的小孩子。敏郎走上前去,蹲下来仔细去看自己的小狐狸。

小男孩似乎还处于突然化形的震惊里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前方。额前的头发似乎有些长了,细碎的刘海堪堪遮住眉毛。原本深绿色的漂亮眸子褪了一点色,变成浅浅的绿色,比起小狐狸时期更多了一分少年气。

敏郎一边感慨自家小狐狸的好看,一边伸出双手想要把他抱起来,没想到小狐狸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当机立断的把他的手打开,径直站起来跑回了自己的寝室。剩下敏郎独自僵硬在风中,养的小狐狸不仅不喜欢粘着自己,还开始嫌弃自己了怎么办。看着一脸被刺激到的敏郎,路过的妖狐一脸嫌弃安慰性的拍了拍自家阴阳师的肩膀,摇着扇子溜达着走开了。

 

小狐狸化成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并且渐渐长成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朝气的帅气少年,这让敏郎后院那些式神女孩子异常欢喜,时不时的就来逗逗他,宠爱程度比起小狐狸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渐渐敏郎发现,小狐狸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虽说前些日子小狐狸不喜欢粘着自己了,但至少还是会如同习惯一样,陪自己坐在游廊上度过无事可做的绵长的下午时光。自己会喝着茶读些当季的俳句给小狐狸听,心情好时会念些各式各样的和歌,偶尔也会换成宫殿里的一些趣闻故事,小狐狸就趴在自己身边,边听边吃自己买回来的各式日式甜点,听到有趣的地方还会晃晃毛茸茸的尾巴。

敏郎端着茶和甜点站在游廊下试图唤小少年过来,小少年扭过头来看敏郎和他手里的甜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被清姬拽着袖口拉走了。敏郎想了想,还是没开口喊他,只得自己坐在游廊下,看小少年和那些女孩子围在一起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讲什么。敏郎小口小口的饮着茶,胸口闷得不行,但他既不知这不适感是从何而来,也不知该如何排解,最终气郁地把手上的茶一饮而尽,转身回了书房。

 

小狐狸不是不想粘着敏郎的,相反,他比谁都渴望敏郎的怀抱。从他被捡到的那天起,他就十分喜欢这个阴阳师大人温暖的怀抱,喜欢的他手温柔的抚摸自己的头,喜欢他温声细语的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喜欢他总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眸子,喜欢他总是噙着笑的眉眼,总之,小狐狸最喜欢阴阳师了。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小少年十分不满敏郎总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看待,他渴望一个名字,渴望和敏郎签下契约,渴望成为和敏郎一起外出除妖的式神中的一员,他无比渴望他能保护这个随时都处于危险中的阴阳师。

小少年在寻找一个契机,一个可以让他把自己心里的渴望全部说出来的契机。所以他才拉着后院里的那些小姐姐,寄希望于她们能给自己提些好建议。然而,和她们讨论了好几天,也没找寻到什么合适的契机。小少年悻悻的躺在床上,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找到这个契机,然后沉沉的睡过去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个契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来了,突然到小狐狸以为他再也没有机会和敏郎诉说自己的渴望了。

 

敏郎最近的心情十分不好,于是为了排解心情顺手接了几个阴阳寮积压许久的除妖任务。临出门的时候,小少年别别扭扭地走过来拽了拽他的衣襟。敏郎本来不想带着小狐狸去的,但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心头一软就带上小狐狸一起去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不管小狐狸怎样和他卖萌,他也坚决不会带小狐狸一起去除妖的。

原本敏郎以为只是几个陈年小妖,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只带了几个年轻的式神。开始的几个任务没什么波澜的结束了,敏郎看着因为跟着自己跑来跑去而气喘吁吁的小狐狸,心想着赶快结束这最后一个任务好带小狐狸回家。

任谁也没想到,这最后一个妖魔能力大大超乎敏郎可控的范围,几个被带来式神大多都受了重伤,敏郎只好慌忙将他们收起来。就在敏郎扭头打算带着小少年先撤退时,对面的妖魔突然扔过来一个火球,小少年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呆愣在原地。敏郎慌忙蹲下身双手环抱住呆滞的小少年,自己的背上收到了重重的一击,索性刚刚加上的防护还起了点作用,才没有被打的站不起来。

这一下小狐狸彻底反应了过来,敏郎感觉到怀里的小少年在微微颤抖,他原本以为小狐狸是被吓到了,慌忙忍着痛一下一下抚着小狐狸的背,却发现小狐狸似乎抖得更加厉害了。敏郎抬头才发现小少年的眸子变成了原本的深绿色,敏郎才意识到小狐狸原来是在生气,甚至连脚下已经开始出现隐隐出现阵法。敏郎被吓了一跳,刚想开口安慰这只濒临暴走的小家伙,就听到身后的妖魔一声怪叫,化成一团烟雾消散空气里。敏郎依然维持着抱着小少年的姿势,他低下头就看到怀里的小少年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心里轻笑了一下,原来还是怕的啊,就头一歪倒在了小少年身上。

 

敏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木质的檐梁,他反应了一下才回忆起发生了什么,赶忙慌慌张张坐起身来掀开被子,一扭头发现小狐狸化成兽形蜷成一团躺在他的枕边,有月光从窗缝里透进来,落在小狐狸的身上,让这只小狐狸多了几分圣洁的好看。敏郎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连带着这颗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敏郎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耳朵,小狐狸唰的一下睁开眼,化为人形并攥住了敏郎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请赐予我名字,敏郎。”小少年目光坚定,言语间都透着笃定。敏郎盯着小少年浅绿色的眸子,把手从小少年的手里抽出来,伸手揉揉小少年软乎乎的头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赐予你名字意味着什么吗?”小少年伸手把敏郎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拿下来攥到手里,“我明白的,我比这个宅子里的任何一个式神都明白。”

敏郎似乎还想张口反驳,小少年就径直开口,“我不想再像今天一样,我希望我能成为保护你的一员,而不是永远被你保护的小孩子。”说完,小少年就松开敏郎的手,走过去打开窗户,让月光毫无阻碍的落进房间,小少年扭头含着笑对着敏郎,“恋すてふわが名はまだき立ちにけり人知れずこそ思ひそめしか。”*

敏郎的目光追着少年的身影,看着月光将少年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有些许的月色从少年的发丝间穿过来,落在少年的睫毛上。敏郎一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不安和郁结都得到了排解,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少年轻念和歌的唇齿间一下子明了了起来。敏郎站起身来,拿手扶着少年的后脑勺,把自己的额头与对方相贴,盯着少年浅绿色的眼眸说,“好。”

敏郎牵着少年的手走到书桌前,慢慢的铺开纸,小少年十分自觉的为敏郎研好墨,敏郎提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字,再推到少年的面前给他看,轻轻的唤了他一声。小少年欢喜地把纸拿起来,看看纸上的字,抬头看看敏郎含着笑的面容,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纸放下,伸出双手环抱住敏郎,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对着敏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抱着纸欢欢喜喜的回寝室去了。

 

第二天看着自家阴阳师和小少年坐在游廊上一起聊天,少年还凑过去吻了一下阴阳师的画面,后院的式神满心都是不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一副八卦的样子,只有早上去唤小少年的樱花妖笑了笑没说话。

早上,樱花妖看见少年的枕边放着一张纸,她凑上去看,纸上分明只有一个苍劲有力的字“”。

 

 

*壬生忠见的和歌:见于《小仓百人一首》第41首:

原和歌:恋すてふわが名はまだき立ちにけり人知れずこそ思ひそめしか

译作:烦恼为谁故?偏招诘问人。谁料蜚语快,风闻满世间。

又译:恋情未露人已知,本欲独自暗相思。


++++++

顶着感冒的身体终于写完了

设定是无差的,如果有小可爱觉得不妥,我删tag

下次更新内容应该是群里的脑洞,时间可能五一左右

欢迎勾搭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