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酱

我会喜欢你很久,很久



随缘写手

请问你要来点小甜饼吗

【对刀组/小甜饼】Alt er love 中

大概是个修东

有年龄操作,修16岁,大东22岁

清水的一批(完美



天才少年在没有毕业前也是要被作业摧残的,这是周在连续熬了两个夜之后,已经无法思考的大脑传达给他的唯一想法。他把自己摔进床里,意识模糊之间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他努力地眯着已经不对焦的眼看了很久,恍惚认出是敏郎,嘴角勾出一抹笑,然后就陷入睡眠,彻底失去意识了。

 

敏郎看着这个睡得一塌糊涂的天才少年,无奈地走上前去把他的被子盖好,顺手揉了揉周软乎乎的头毛。然后转身把少年忘记管的窗帘轻轻拉上,弯腰捡起少年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把它们一件一件的收拾好,临出门之前顺手关上床头的一盏小夜灯,轻轻地对着睡梦中的少年道了句,“晚安,好梦。”

 

周觉得自己睡得好像不是那么安稳,因为敏郎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感受得到。他能感受到敏郎好像在摸他的头毛,感受到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走动的动静,他甚至能听见敏郎对他说的那一声“晚安,好梦。”可他又觉得那些触感和声音好像他恍惚之间做的一场梦,离他无比遥远。混沌之中,周决定暂时放弃思考,无论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了再说。

 

这一觉睡得时间好像是有点太久了,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四肢僵硬无比,脑子更是已经无法正常思考。所以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思考了一下人生三大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在确定自己的脑子恢复正常之后,他伸长手去摸放在床头的终端,看到终端上的时间,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睡了将近20个小时。并且与此同时,他的肚子很和时宜的叫了起来,他挠挠头,准备起床洗漱,顺便从冰箱里翻出点什么可以填饱肚子。就在他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同时,敏郎推门而入,看着一脸迷糊,头发还因为刚睡醒乱呼呼的样子的天才少年,没忍住轻笑出声。

 

“早上好,虽然已经下午了。”敏郎带着浅笑揉了揉周的头毛,周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敏郎觉得此时傻乎乎的周真是可爱的过分,他伸手在周的面前晃了晃,少年似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早上好,以及别摸我头毛啦,我已经16岁了,不是那个11岁的小学生了。”周把敏郎的手拍开,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生气和微不可辨的撒娇意味。敏郎也是不恼,收回自己的手,准备拉开门出去。但在手握上门把的瞬间似乎想起来自己进来的目的,于是扭头温柔的开口,“我想你饿了,所以你想吃点什么?”

 

周感觉自己的大脑还在宇宙里徘徊,他重新把自己摔进床里,把头埋进枕头里思考了一下,侧过头去问,“你来做吗?”敏郎微笑着走到床边,抚着他的背轻轻点了一下头,柔柔地回了一句,“是的。所以呢?”说完还轻轻地歪了一下头。

 

这对敏郎来说或许只是习惯性的动作,但在喜欢了他五年有余的周眼里就完全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了。是的,周,一个16岁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已经喜欢眼前着这个总是对谁都带着温柔浅笑的青年5年了。好吧,现在回想一下感情的起源,说的好听点是一见钟情,说的直白一点不过是单纯的见色起意罢了。不过,初次见面时才11岁的周就算在过于成熟,也不过是单纯的惊讶于这个在绿洲里正经的武士脸,现实世界里竟然是这么一个好看的男孩子。那一刻的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但爱情的小种子确确实实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角落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生根发芽,最终在他躁动的青春期成长成他无法控制的模样,甚至几乎将要把他吞没。可是,周的内心告诉自己,敏郎,只是把他当弟弟看而已。所以,他全部的感情,只能掩埋在内心的最深处。

 

但是,在迷迷糊糊的脑子的指引下,周觉得自己压抑在心里的感情因为这一个小动作几乎要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他看着眼前这个眸子里映着夕阳的余晖,嘴角挂着浅笑的敏郎,不自觉地抬起头,缓缓靠近敏郎,把自己的嘴唇印上敏郎的嘴唇。三秒甚至更少,他就被狠狠地推开了,背重重地撞在墙上,他被痛感刺激了一下,瞬间反应了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猛地抬头,看见敏郎呆愣愣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他看得懂的惊吓,还夹杂着一些他看不懂的其它意味,一抹绯红从他的脸颊一直延伸到耳畔,甚至连耳尖也别染上了淡淡的红。

 

“我……”周还没来得及说完整句话,敏郎就已经夺门而出。周愣在当场,进退两难,他的大脑终于从宇宙里神游归来,并且迅速开始进行一系列斗争般的思考。如果上去追,他该说些什么,总不能直接说“我喜欢你,所以你要和我在一起吗?”,这根本不符合他天才少年的人设好吗,而且是个人都会被吓到的吧;可是如果不追上去,就照敏郎这个隐形晚期中二病的脑子,谁知道敏郎会生产出什么样的脑洞,会不会胡思乱想啊。周感觉自己的头已经濒临爆炸的边缘,他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头,把原本就乱糟糟的头毛揉的更是一团糟。呆滞着靠着墙思考了半天,最终也没思考出个折中的方案来,深感艾奇曾在韦德和萨曼莎因为恋爱而搞出乌龙时,一脸嫌弃地说出的那句“恋爱的人都是傻子”这句话的正确性,叹了一口气,脱力般的倒在了床上。

 

直到这时,周才注意到外面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动静,那是与平时总是不急不缓的敏郎做事时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的大动静,嘈杂程度堪比隔壁邻居装修,刚刚深陷思考的周一脸不解,皱着眉头跳下床,拉开房门想要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拉开门的瞬间,敏郎唰的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周的眼睛,两人四目相对楞了一下,敏郎率先反应了过来,扭头抱着自己的大衣就冲出了门,其中经过玄关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差点被艾奇放在角落的器械绊倒在地。

 

周无奈地摇摇头,扭头就看见桌上敏郎给他留的炒饭和味增汤。周嘴角牵起一抹苦笑,这个人啊,到底是有多温柔啊,在这个时候还不忘给饿了一天的他留晚饭。周走上前去拿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味增汤的碗边,竟然还是热的,实在是温柔过头了吧这个人。周本就饿了一天,又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思考了这么多平时他根本不会去关注的问题,体力早已严重不足。于是,他决定先坐下来进行一波补给,反正敏郎一定是会回家的,到时候在慢慢解释就好了。

 

“然后你就到今天还没有见过他了。”萨曼莎看着周使劲地点了点头,她把最后一口啤酒喝下去,一个顺手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怪不得这几天我看他老窝在办公室里,以为是什么方案出了问题,还准备明天抽空帮帮他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在萨曼莎准备起身的时候,周突然转过身来握住她的手,言语间满是欢喜,“我仔细回想了我亲吻过他之后他的眼神,虽然很微小,但他的眼神里明明是透着惊喜的,我保证。”萨曼莎看着他欢喜的样子,站起来,拍了拍周的肩膀说,“为了室友可以和谐共处,虽然我觉得你并不想和敏郎做室友,我会去和他谈谈的,明天尝试着去绿洲上找找他吧。”说完还对他来了个漂亮的wink,转身捧着自己的巧克力进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萨曼莎按时去公司总部,进办公室之前想起自己对小孩的承诺,扭头就推开了敏郎的办公室门,这一连串不带停歇的操作看的韦德一脸懵逼。萨曼莎推门进去就看见敏郎窝在自己沙发的一角,一脸可怜样的小口嗦着泡面,看得她一下子就忘了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质问的话。只好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敏郎对面的沙发上,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地说,“敏郎,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敏郎放下手里的泡面杯子,端端正正的坐好,一脸不解和无辜,“我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需要谈谈的事。”“是关于周的。”萨曼莎也是毫不客气的直奔主题。敏郎一听到这话立马就像泄了气一样,并且还妄图以文件还没看完为借口逃避话题,直接被萨曼莎按住胳膊按在原地,“别想试图逃避,有些事你必须直面。”萨曼莎目光灼灼的看着敏郎,迫于压力,他只好坐下来准备接受现状。

 

“他是不是在抱怨我这么还没有去见他。我只是,不懂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亲吻我的原因,说实话,这行为让我很不安。我真的很怕他只是一时冲动,所有的感情只是来源于对我的依赖,我希望他能冷静的、认真的看待自己的感情,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仅此而已。”萨曼莎没想到敏郎会率先开口,她消化了一下刚刚的一长串话,有些无奈的回话,“在我看来,周已经好好的理清了自己的内心,可你没有,敏郎。需要冷静的、认真的看待自己感情的不是他,而是你。”“我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太过复杂,我尝试着梳理了一下,可是我的脑海里有关他的回忆是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怎么理,更不知道该从何理起。”“那不如尝试着从初次见面开始理起如何?”

 

敏郎面带惊讶的抬起头去看眉眼都带着笑的萨曼莎,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萨曼莎于是接着说了下去,“从头开始,慢慢来,一点一点来,所有的感情都是有源头的,顺着源头一路向前,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了。但是,不管你是准备接受周的感情,还是打算拒绝,都请直接告诉他,你要知道逃避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萨曼莎站起来,接着说,“总之,你想好了就去绿洲里找他吧,他在等你。”说完,萨曼莎就对敏郎摆摆手,笑着推门出去了。

 

敏郎让自己陷在沙发里整整一个小时,从他和周初次见面开始回忆,他回忆起初次见面是他的震惊和周面无表情的冷静,回忆起他们在死亡星球大杀四方,回忆起他和周一起经历的大战,回忆起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恐怖片,回忆起他们一起躺在公园的草地上看星星,回忆起少年明亮的眼眸,回忆起少年的唇落在自己唇上的触感……最终,敏郎起身穿上X1套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戴上了VR眼镜。


*****

日更失败,深夜混更

我本来没打算写这么长的,结果废话太多

下终于要写那个既色情又纯情梗了(兴奋到搓手手

大概周末之前更完


不要脸的求评论小红心和小蓝手

ヾ(✿゚▽゚)ノ


评论(10)

热度(60)